来自 互联网 2019-02-01 10:03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 > 互联网 > 正文

环球时报记者手记:雾霾天我在新德里过“等风

  【环球时报驻印度特派记者 苑基荣】这些天一起床,窗外一片雾蒙蒙,从阳台望去看不清对面的楼房。这一切提醒着《环球时报》记者,新德里的雾霾季还在持续。

  最近与同行聊天提及过此事。我们都说,在印度驻站比较辛苦,每年要经历8个月的高温,4个月的雾霾天从排灯节(10月或11月)到次年2月底,新德里基本处于雾霾阶段。但相比于前两年,2018年的情况好多了。除了排灯节期间PM2.5最高达到过2000,其他时间的平均水平都在300到500之间,而往年的平均指数都在800以上。

  头痛、眼睛流泪、呛鼻子,在新德里“吸霾”很不好受。2016年11月从尼泊尔出差回来,飞机一接近新德里,《环球时报》记者便能看到远处密不透风、黑压压的云层。飞机刚接触这些云层,机舱内立即出现呛人的雾霾味道。

  美国大使馆监测的数据天天爆表,商店里的口罩很难买到,有钱人便抢购进口的口罩。然而想买要碰运气,有时候很多天都等不到有货。一位中国同行有次恰巧碰到美国大使馆附近的商店有刚运来的口罩,便迅速帮《环球时报》记者买了一个。价格不菲,约合人民币200元一个。

  雾霾催生了空气净化器市场。两年前想要买净化器比较困难,商店里总共就几款,价格昂贵。《环球时报》记者选购了半个多月才找到一款比较中意的净化器,买回家打开,瞬间从蓝色变成深红色。现在,中国品牌净化器大批进入印度,能选购的范围扩大了,但价格依然很昂贵。

  每年一到这个季节,雾霾几乎都是印度报纸的头条。数据显示,新德里全年的PM2.5指数平均是300左右,属于重污染城市。当超过800时,中央政府与新德里市政府也很着急,会采取一些非常举措。最为瞩目的是“治霾神器”政府派出一辆卡车在指定区域来回行驶,上面架着一个大炮筒,每分钟向外喷射巨大的水柱,以净化空气。但相比庞大的雾霾,这种“神器”更像是玩具,起不了实质性作用。此时,政府还会出台一系列措施,比如学生放假、工厂与工地停工、电厂停止发电,偶尔也实行汽车单双号限行。然而等雾霾稍微减轻,这些举措便立刻悄无声息地消失。最好的“办法”还是等风无论多么大的雾霾,风一来便烟消云散,因此当地民众都过上了“等风的日子”。

  新德里的雾霾来源大致可分为几类。排灯节是印度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类似于中国的春节。在这期间,印度人喜欢放鞭炮。2017年,新德里政府禁止排灯节放鞭炮;2018年,规定只能在晚8时至10时放鞭炮。但从这两年情况看,规定很难得到全面执行。其他关键因素还包括农民焚烧秸秆、汽车排放尾气。目前,新德里的车辆保有量逾1000万辆。此外,新德里附近有几座卫星城,比如北方邦的诺伊达市和哈里亚纳邦的古尔冈市近年来发展成为工业城市。大诺伊达绵延上百公里的工业长廊遍布着一座座工厂。由此,工业污染也带给新德里空气污染问题。

  今年,印度媒体几乎都在聚焦中国治理雾霾的举措与成效,希望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不过鉴于印度工业刚刚起步,政府更迭频繁,印度治霾仍然任重道远。责编:魏少璞分享:

https://www.cshfcy.com/hulianwang/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