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军事资讯 2019-07-09 16:3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 > 军事资讯 > 正文

我军著名的万岁军38军现在还在现役吗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1950年,38军由梁兴初将军率领,参加朝鲜战争,担负穿插重任。在第二次战役中,成功穿插三所里与龙源里。由于松骨峰阻击战中,38军表现突出,彭德怀总司令电报嘉奖道“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第三十八军万岁!”,从此,38军有“万岁军”的称号。

  1985年38军侦察部队到越南轮战,表现出色。198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8军改编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8集团军。

  平江起义创建红五军,上井冈山与朱毛会合,在湘鄂赣建立扩展苏区,战长沙、打赣州、五次反围剿等战役战斗不计其数,长征时血战湘江、保卫遵义、血溅娄山关、四渡赤水、强渡乌江、爬雪山、过草地,到达陕北后,创建和保卫根据地。

  首先取得了平型关大捷,随后挺进山东,先后创建和巩固了鲁西、鲁南、滨海等抗日根据地,大小战役战斗数百次。

  由山东挺进东北,迅速入关,参加了秀水河子歼灭战、拉法新站自卫战、四平战役、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活捉天津警备司令陈长捷中将等七名将领)。随后渡黄河、跨陇海、过长江,挺进湘西,进军广西,参加了宜沙战役、衡宝战役、剿灭匪霸等重要战役。

  展开全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3兵团第38军,号称四野的“天下第一纵”,与40军(旋风纵队)、39军(善打硬仗)一起,在解放战争中,这3支劲旅从东北打到海南岛,令国民party军闻风丧胆,被民间俗称为“三只虎”。抗美援朝期间,第38军与39、40、42军一起,归属第15兵团,编入东北边防军(后改称中国人民志愿军),是第一批入朝参战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现役部队之一。编入东北边防军前,第38军隶属第13兵团,当时正在河南信阳大搞生产,一幅“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的和平景象,甚至已将部分装具改成了农具,由于长时间未充分训练,有的炮筒里麻雀都做了窝。

  第一次战役时,整个西线敌军右翼全是韩国伪军,全部被志愿军阻击在温井、云山一线动弹不得。左翼的美、英军因未遇我军阻击,已开始突前。彭德怀准备集中38军和40军2个师,再加上42军1个师共6个师兵力全歼熙川之敌伪6师主力和伪8师2个团。同时用39军至云山西北地区,阻击伪第1师北进及向熙川的支援,让66军准备阻止美英军的前进。彭德怀就是要用38军做拳头,一举捶垮西线敌军的右翼,打开缺口后插向敌军左翼前后,将西线敌军包围消灭在清川江以北。

  38军的老底子是彭德怀平江起义的红3军团一部,他对这支自己亲手培养的红军部队有充分的自信,所以他把最艰巨的任务交给了38军。

  但是,38军让彭德怀失望了。在通往熙川道路上,一到夜间整个公路上全是北撤的朝鲜老百姓和人民军,将公路堵得水泄不通。38军将士们连走路都迈不开腿,到了27日夜,他们离目的地还有60公里!

  解方介绍战况说:“39军117师和40军一部已到达云山以北与南朝鲜第1师进入战斗,120师到达温井以东与伪6师2个营进入战斗,东线军主力将要到达黄草岭,敌人正从东、南、西南三个方向向温井运动,企图合击我温井部队,熙川之敌似已撤出。”

  洪学智提出个围点打援的作战方案,建议放弃首歼熙川之敌的计划,用40军坚决阻击向温井进攻之敌,不使其与那个跑到鸭绿江开炮的伪6师7团会合,对其围而不歼,留着它引诱熙川、云山之敌6至7个团来援,尔后,集中38、39军将赴援之敌围歼在云山以北。

  但美军和南朝鲜军却没有上钩。彭德怀迅速重新作出部署,要求38军迅速占领熙川,尔后向球场军隅里方向突击,截断敌军南逃退路。然而,38军第二次让彭德怀失望了。该军113师于28日进至熙川后,迟至29日黄昏才开始攻击,当113师冲进熙川时,南朝鲜8师早就逃得无影无踪,2个团的战果仅仅是毙伤俘敌军19名!

  彭德怀火了:“好你个梁兴初,你误了老子的军机,老子饶不了你,继续给老子追,向军隅里攻击前进,切断敌军退路,不让敌人撤到清川江南面去了。

  梁兴初挨了骂,有苦难言。他也在大骂112师师长杨大易,攻击熙川延误全怪杨大易。杨大易也是一肚子委屈,他率部向熙川前进途中路遇一个退下来的人民军军官,这位同志一开口让杨大易吃了一惊:“熙川让美国黑人团给占了。”美国人还是黑人?不是说熙川全是伪军吗?这可是重大军情!杨大易赶紧急电上报梁兴初,梁兴初不敢怠慢又急电志司,同时令113师去保护熙川以北人民军的一个大ammo库。待弄明白了真实情况也晚了,战机全丢了,气得梁兴初在电话里对提供情报的杨大易痛骂不已:

  “你谎报军情,好大的胆子,你给老子找个黑人团出来,老子就要这个黑人团!”

  痛骂一阵,梁兴初也觉得自己责任不小,他悔恨地捶着自己的脑袋,现在只有将功补过了:

  “杨大易,不要再找客观,这一仗丢尽了38军的脸!你给我立刻向飞虎山攻击,然后马上攻击军隅里,切断西线团范天恩,让他主攻飞虎山,拿不下来提头来见!”

  335团是112师的拳头。团长范天恩外号“范老虎”,原任38军军作战科长,入朝后,他这个军作战科长说什么也不干了,非要带兵打仗不可。梁兴初只好让他当了团长,对这个团队和这个团长,梁兴初是信得过的。

  10月31日,38军攻占了新兴里、苏民里,并向球场方向冲去,力图从侧面插入美军第8集团军身后。只要他们能冲到军隅里、价川,整个清川江以北5万敌军就会被彭德怀包饺子。可惜由于地形生疏,将士们又恋战,直到11月2日38军才赶到院里,而此时美军发现右翼已全部被击溃,中国人已向左翼美英军背后抄去,吓得于11月2日凌晨开始全线军终于未能完成断敌后路的任务。

  彭德怀闻讯勃然大怒:“梁兴初呀梁兴初,我绝对饶不了你。”他恼火地命令:“告诉38军,继续给老子往前打,拿下飞虎山,攻击军隅里!”

  范天恩是日本人编写的《朝鲜战争名人录》中唯一一名中国团长。在38军,他以作战凶悍,足智多谋闻名。范天恩亲自侦察了飞虎山敌军部署,于11月4日拂晓,带领饥肠辘辘的335团官兵们借着雨雾击垮了南朝鲜7师的守军,拿下了飞虎山。

  飞虎山是军隅里和价川的最后一道屏障。价川和军隅里是交通枢纽,军隅里还是“联合国军”北进的补给总站,拿下军隅里,“联合国军”的后勤就被截断了。范天恩立刻下令:“派一个营向前面的军隅里攻击。”

  然而,美第8集团军已经发现了这个巨大的缺口,一边向清川江以南撤退,一边调来美2师掩护军隅里。这样一来,守卫军隅里的敌军大增,比攻击部队要多得多。335团冲向军隅里的一个营苦战一场,攻击受挫。

  范天恩怒气冲天,他立刻命令加派一个营攻击军隅里,队伍还没有出发,师部的命令就到了:停止攻击,就地防御。

  志司指挥所里,彭德怀痛心不已,“联合国军”到底是四个轮子溜得快,一两天间就全部逃到了清川江以南,范天恩的行动已失去了意义。

  现在,一个新战略计划开始在他脑海里构思,那将是一个能彻底扭转朝鲜战局的构思,这个构思还需要范天恩团死守飞虎山顶住敌军,以赢得重新部署时间……于是他下了命令:335团在飞虎山不得后退一步!

  于是,范天恩率全团官兵以血肉之躯顶住了美韩军数百门大炮、上千架次飞机狂轰滥炸和2个师部敌军的无数次攻击,饿得几乎要用石头充饥的志愿军士兵们整整五天五夜没让敌军前进一步。阵地上,一位战士牺牲之前不是念叼家人,而是反复说着一句话:“我们是志愿到朝鲜来打鬼子的,我们是志愿到朝鲜……”

  打到最后一天,飞虎山全线进入肉搏战。团队不但人没饭吃,而且连枪炮也没弹药了,现在只有剌刀、工兵锹、石头和牙齿了。欺负335团没有弹药,2个师的敌军肉搏一阵就退到20米外喘口气再冲上去,就这样还是没有撬动335团的阵地。

  这时,遵照彭总的指示,杨大易师长下令:“撤出飞虎山阵地,后退30公里!”

  杀红了眼的范天恩傻了,难道几天的拼死拼活全白费了?!撤退?再撤就撤到鸭绿江了!他只能服从命令。

  “梁兴初,都说你是打铁出身的虎将,鸟,我看是鼠将!”彭德怀的声音像炸雷般震得板棚簌簌作响。

  会议开始前,梁兴初见彭德怀不与其握手,便心知大势不妙,但万万没有想到彭德怀在上司和同僚面前就开骂,一点面子都不留。他立正在会议桌边,一张黑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满身冒汗,那两颗大牙也打着哆嗦,恨不能一头钻进地下。

  彭德怀咆哮着:“我让你往熙川插,你为什么不插?我告诉你只有一个营,你偏说有个黑人团,一个什么鸟黑人团就把你们吓尿了?39军在云山打的是白人团,是美国的王牌,被他们打掉1000多人,40军在温井打南朝鲜人也打得好,42军在东线军还算是主力?主力个屁!”

  声音虽低,在鸦雀无声的会场却人人都听清了,梁兴初这一顶嘴,治军极严的彭德怀大怒,啪,一掌狠狠击在桌面上,众将个个噤若寒蝉。

  “娘卖X,你打得不好,我彭德怀就要骂你梁兴初的娘!我要打得不好,你梁兴初可以骂彭德怀的娘!”

  彭德怀不是虚言。他对部下严格,对自己更严格。这样一个人是有资格骂人的。他狠狠地盯着梁兴初:“毛主席三令五申,打好出国第一仗,你38军是一再地推算攻击时间,不仅没有歼灭熙川的敌人,还延误了向军隅里、新安州猛插的时间,这是延误军机!骂你的娘算是客气!老子别的本事没有,斩马谡的本事还是有的!”

  “38军还是主力嘛,来日方长,这一仗没打好,下一仗打出个样子来,还是会挽回影响的……”

  骂过一阵,彭德怀火气渐消。“军令如山倒!不坚决执行命令打什么鸟仗?现在,我们要给麦克阿瑟下个套子。麦克阿瑟很狂妄,到现在还不承认我们的主力部队过江。他先说感恩节前占领朝鲜,这个计划被我们的第一次战役粉碎。现在又说是圣诞节前结束战争,让部队回日本过圣诞节。骄兵必败,我们不怕他狂,就怕他小心谨慎。”

  彭德怀大步走到地图前:“麦克阿瑟的计划是首先以地面部队进行试探进攻,这已经开始了。同时他要用空中轰炸摧毁鸭绿江上的桥梁渡口,打断我东北部队和物资进入朝鲜的通道,这也开始了。”

  邓华插话:“可惜老天不作美,鸭绿江已经封冻,冰面结实得都能跑汽车,我宋时轮9兵团12个师正源源不断地拥入朝鲜呢!”

  彭德怀继续说:“麦克阿瑟的最终战略意图是让美10军阿尔蒙德从长津湖西进,让第8集团军沃克由清川江北犯,消灭我军主力后向中朝边境推进,抢在鸭绿江冰封前占领全朝鲜。他这是痴心妄想!”

  彭德怀冷笑着:“敌人不是要来个钳形攻势吗?好的很啊!我们就把他诱进布置好的口袋,各个击溃。敌人如果不来,我们就打出去。总之,今年非得再打一仗不可,消灭他六七个团,将战场推到平壤、元山地区,以便我军将来举行反攻。不过……”

  彭德怀沉吟片刻,又说:“按我的估计,麦克阿瑟一定会来的。大鱼会上钩的!毛主席和已经批准了我们的方案,现在要坚决诱敌北上。待敌北进后,刚上来的宋时轮兵团利用地势将东线个师调往西线个军对敌西线集团军反击。敌后人民军主力在铁原南北开展广泛游击战,破敌交通,配合正面作战,具体部署待定。”

  说到这里,彭德怀又用威严的目光扫视了一下众将领:“这次哪个军再打不好,军长就不要干了,番号也要撤销!谁打得好,我按功嘉奖,散会!”

  一直立正在会议桌旁的梁兴初这才得到解脱。会后,他和政委刘西元收拾行装连饭也不吃就要走。刚坐上吉普车,志司作战处处长丁甘如赶来告诉梁兴初:“彭总要我告诉你,会上批你批重了些,他说他就是这么个脾气,要你不要背包袱,下一仗一定要打好。”

  梁兴初心头一热:“不怪彭总,他骂得对,下一仗我们一定打出威风来,让彭总放心。”

  整个二次战役,左翼进攻的成败关系到整个战役的成败,彭德怀决定亲临战争第一线指挥,他的决定立即被志司party委会否决。会议最后决定由志愿军副司令员韩先楚坐镇前敌指挥部,统一指挥左翼的第38军和第42军,断敌退路,配合正面4个军一举摧垮西线美军!韩先楚出发前问彭德怀:“还有什么交代的?”彭德怀严肃地说:“一要插进去,二要堵得住。要接受上次战役的教训,不能再让敌人跑了!”

  于是,身材瘦小的名次韩先楚亲临38军,将最重的任务交给了这支刚刚挨了批的部队。

  38军军长梁兴初自从挨了彭德怀的训斥后,心里一直很郁闷。在军party委会上,他传达了彭德怀对38军的批评,同时主动承担了责任:“彭老总骂得对,是我没有指挥好!”话是这么说,可性格倔强的战将心里实在不服气:谁不知道第38军是赫赫有名的三只虎之一?彭老总那句“什么鸟主力”着实有点伤人。第二次战役前,他私下对部下说:“38军到底是不是主力,这一仗看!这一仗要各负其责,谁要是出了问题,别怪我不客气!”

  第38军的指挥所位于降仙洞的一个潮湿的矿洞里,韩先楚到达时,梁兴初正在看地图。韩先楚介绍了整个西线军下达任务:打下德川,然后迅速迂回敌后。韩先楚说,为了能迅速打下德川,42军可以先配合38军战斗,然后再打宁远。

  韩先楚给彭德怀打电线军要“单干”。彭德怀有意使用激将法:“梁兴初好大的口气!告诉他,我要的是歼灭,不是赶羊!”

  此时,梁兴初已经有了一个大胆的作战计划,所以才敢在彭、韩两人面前夸下海口,他要从南朝鲜第7、第8两个师的接合部插进去,包围德川的敌人。其113师经德川以东至德川南面的返回峰,而后由南向北进攻,112师经德川以西至云松里,由西向东进攻,114师正面进攻德川。

  “老子这回要抄它的后路!”梁兴初恶狠狠地说,太阳穴青盘直跳,“我让军侦察科长张魁印和113师的侦察科长周文礼率领先遣队马上出发,偷渡大同江,秘密潜入德川前面的武陵里,把德川通往顺川和平壤的公路桥先给炸了,我看它伪7师往哪里跑!”

  韩先楚同意了第38军的计划,然后说:“我到42军去看看。”对于38军他是完全放心了,他心中不由暗暗佩服彭德怀,好鼓也要用重锤啊。到42军后,韩先楚告诉42军军长吴瑞林不用配合38军打德川,吴瑞林大笑:“我就知道梁大牙要捞回面子,这下有伪7师的好看了。”

  于是,24日夜,在大战爆发的前一天,38军侦察科长张魁印、113师侦察科长周文礼在全军挑选了321名出类拔萃的侦察兵,还有英语和朝鲜语的翻译以及朝鲜向导,随身携带爆破器材和de-tona-tor,乘着夜暗迅速出发。在过大同江时,江桥已经被美军炸毁,先遣队找到了朝鲜人民军撤退时在江上修的一条藏在水面下的“水中桥”,在南朝鲜士兵眼皮前大摇大摆地轻松过江。一路上几次与南朝鲜军的汽车擦肩而过,糊里糊涂的南朝鲜人竟然毫无察觉。甚至有时就从敌人的游动哨兵旁边经过,这些大兵居然还“很有礼貌”地给特遣队让路,在一旁傻傻地看着一声不吭。在经历了传奇般的行军后,特遣队终于在26日上午7时50分,将德川敌人逃跑的必经之路——武陵里大桥炸个稀巴烂!这次巧妙行动后来被拍成了家喻户晓的电影《奇袭》。

  1950年11月25日下午4时,伴随着映红天空的信号弹的炫目轨迹,高亢的军号声在寒风中吹响,潮水般的志愿军,杀声大作,向德川“联合国军”防线冲去。在战争史上具有重要地位的第二次战役(清川江、长津湖之战)就这样打响了!

  在第一次战役后完成诱敌深入任务的112师虽然又饥又饿,但仍马不停蹄地顺着撤回时的路线又打回来。误报黑人团的师长杨大易下令在路上谁也不准恋战,插到预定地点就是胜利!他亲自带着部队拼命插向德川守敌西部后背,途中打垮了一支南朝鲜军补给线,缴了上万只活鸡,忍痛扔了;俘虏了大堆南朝鲜兵,也就地放了。凌晨5时,112师按时占领了德川西面的云松里,切断了南朝鲜第7师的西逃退路。

  上次战役没有完成任务的113师这次负责向德川之敌南面穿插。憋了股气的113师每个团用2个营打前锋,一路猛冲,到晚上9时就到了大同江边。把巡逻的南朝鲜兵全部消灭后,师长江潮、政策于敬山二话不说,率先跳进冰冷剌骨的大同江中,向对岸冲去。战士们热血沸腾,跟着师长政委一起下水冲锋,甚至连负责救护的女兵也不例外。一个南朝鲜步兵营刚赶到直冲渡口,就被这个奇异的景象吓呆了——在零下十几度的寒冷冬夜里,一群浑身挂满冰块的志愿军战士像银盔银甲的天神一样从江里冲出。南朝鲜人纷纷抱头鼠窜,仅被俘虏的就有140多人。

  渡江之后,113师马不停蹄向预定地域前进,边打边急行军,直到占领德川南面的遮日峰、葛洞时,师长江潮才顾得上看看手表——8时整,赶到了!南朝鲜第7师的又一条退路被斩断了。

  在112师、113师向南朝鲜7师侧后突击的同时,114师稍后于25日晚20时对南朝鲜7师的下面阵地发起强攻,副军长江拥辉亲自督战,一路势如破竹,进展十分顺利。打到凌晨5时,南朝鲜7师用炮兵向四周乱轰,企图挽回败局。江拥辉派一个营一下子就端掉了敌人的炮兵阵地,缴了50辆汽车、11门炮。

  26日下午3时,38军的总攻开始了。4个小时后,南朝鲜7师灰飞烟灭,配属该师的美国顾问连“恪尽职守”,一个都没跑脱,继续在志愿军的战俘营里给大批被俘的南朝鲜人做“顾问”。该师全部156门火炮、218辆汽车都落入38军手中,不少中国士兵开始是端着日本三八式冲锋,结束战斗时已肩扛美国卡宾枪了。可惜的是,天一亮,战士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些大炮和汽车被美军飞机的BoB!!!化为乌有。

  夜晚,德川大火熊熊,映红了入城的韩先楚、梁兴初、刘西元等人的脸庞,他们的脸色依旧冷峻,因为,真正的考验还在后面。

  在妙香山降仙洞前指驻地,韩先楚指着地图,神情异常严峻地告诉梁兴初、刘西元:“下一步的任务非常艰巨。42军负责外层迂回,你们要负责内层迂回。一是113师要在今夜明晨插向三所里,二是112师要火速抢占戛日岭,但是,关键是三所里。彭总命令,不惜一切代价抢占敌退路三所里,这里南有大同江下天堑阻敌北援,北有兄弟山卡住公路阻敌南逃。113师卡住三所里后,就能堵住南逃美军3个师。”

  然后,他拿起电线师师长江潮接起了电话。韩先楚沉静冷峻的话音立刻使他那肃然:

  “西线成败在此一举,这次任务的分量我就不多说了,你们将四面受敌靠十几门迫击炮和反坦克手雷顶住美军3个师的300多辆坦克、410多门火炮,要承受几倍敌人和几十倍火力的攻击。所以,你们一定要以party性作保证,无论困难多大,你们都要插得进,卡得住!”

  江潮的保证斩钉截铁:“请首长放心,我们113师剩一个人也要插到三所里,保证像一颗钉子一样钉在那里,坚决完成任务!”

  随后,命令很快下达113师的各个部队:“边走边吃饭,边走边下达任务,不准一人掉队!”

  “跑,跟着大队跑,跑到三所里就是胜利!”连长、排长、班长们拼命地鼓励从打德川起就没有休息过的战士。

  38军主力向价川方向沿公路突击。112师部队直冲戛日岭垭口。戛日岭位于德川以西20公里处,有道10余米宽的险峻垭口穿过岭背,一条东西走向的公路穿过垭口,这是通往军隅里的必经之路。岭下雪野茫茫,一串汽车迎面驰来,土耳其人先到了。

  这是沃克调来堵缺口的土耳其旅,后来被称为“用一个阿司匹林药瓶的软木塞去堵住一个啤酒桶的桶口”。他们有5000多人,在“联合国军”中战斗力较强,属于打仗极野蛮的一类。入夜,戛日岭的主峰燃起堆堆篝火,土耳其人正沉浸在白天的胜利中。他们向美2师报告说:“与蜂拥而至的中国军队进行了激烈的战斗”,不仅守住了阵地,还抓获了“几百名俘虏”。

  事实上,土耳其人既不懂朝语又不懂英语,更分不清朝鲜人和中国人的长相,他们打垮的是一群溃败下来的南朝鲜第7师的士兵,这些南朝鲜士兵从德川逃出来,逃进了土耳其人的阵地,许多人就糊里糊涂地丧生在友军的枪下。

  梁兴初、刘西元赶到114师指挥所,决心趁其立足未稳,一个偷袭将土耳其人全部消灭!

  342团的战士们穿着胶鞋,像猫一样静寂无声地啃着一尺多深的冰雪向戛日岭主峰攀登。

  近了,更近了,连烤火的土耳其士兵说话的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团长孙洪道一挥手,成群的手榴弹立刻飞向一堆堆篝火,烤火的土耳其兵随着被炸散的火堆四处飞溅。仅仅20分钟,戛日岭主峰便落入志愿军手中。

  土耳其凶狠反扑,但靠野蛮是打不了胜仗的,天亮时,5000多人的土耳其旅只余下两个连不到的残余。

  在38军主力猛打土耳其旅时,113师的官兵们几乎都要达到生理的极限了,他们边打边跑,一步也不停地向三所里狂奔。一些战士跑着跑着就倒地长眠不起,另一些战士疲倦到极点就躺在路中间,让战友将自己踩醒后接着跑。全师上下凭一股精神力量在支撑,只有一个目标——三所里。在这个惊心动魄的晚上,113师的官兵们正在创造惊人的奇迹!

  天亮了,113师翻山越岭下了公路,前面离三所里只有15公里,但美军的“空中飞贼”出现了。胆略非凡的113师首长下达了一个大胆的命令:“全师扔掉伪装,不许防空,不许躲进山林,沿公路堂堂正正地前进!”

  美国飞行员上当了,他们甚至用无线电要求三所里的南朝鲜治安军给“多备一些咸鱼,他们的体力一定缺乏盐分”,这显然是撤退的“国军”,只有中国人才伪装防空。可惜,米饭和咸鱼全落到中国士兵肚子里去了。

  就这样,113师大摇大摆地沿着公路放开手脚疾进,前方是三所里,终于达到目的地了!

  在志愿军总部,血红着眼睛的彭德怀、邓华、洪学智已经3天3夜没睡觉了,几十部电台都调在113师的频率上,“他娘的,这113师到底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彭德怀焦急万分。

  在前敌指挥部,韩先楚、梁兴初也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焦躁不安地等着113师的消息。

  原来,机警的113师为预防美军测向,实施了无线电静默。一到三所里,江潮命令打开电台,向总部发报!5分钟后,大批南逃敌军就拥过来了。

  彭德怀长长地吁了一口气。邓华高喊:“113师线小时用双脚边打仗边行军72.5公里,那还是地图上的直线距离,这是奇迹!”

  113师一夜行军72.5公里,的确创造了步兵攻击史上的奇迹,他们走的全是山路,实际距离比地图上的72.5公里这个数字要长得多。但是,就是这个数字,也创造了世界步兵战争史上空前的记录。这个记录至今没有任何国家的军队能打破。甚至在1990年的海湾战争中,现代化的美、英军重型装甲部队在一马平川的伊拉克沙漠上,面对已经一败涂地的伊拉克军队,每昼夜的进攻速度也只有50至60公里。

  三所里以西还有一个小镇龙源里,那里有一条公路由北向南贯通,敌军在三所里被阻,肯定会改道龙源里南逃。彭德怀命令113师还得堵住龙源里。富有主动精神的113师指战员已经发现这个漏洞,一个团已经赶过去了。而且还派了一个营炸掉了通往安州的公路大桥。

  从西线师土耳其旅残部,和美国骑1师、南朝鲜1师都陷入了三面包围。只有打开三所里、龙源里,才能有救!

  于是,志愿军战士用十几门迫击炮、几百挺机枪、几千枝步枪和刺刀,同美国军队几百架飞机、几百辆坦克、上千门大炮展开了决斗!美军一个支援炮兵营20分钟就发射了3000多发炮弹!很少离开汽车的美国大兵也被迫在猛烈的火力掩护下,对113师的阵地发起了一轮又一轮的冲锋。美国远东空军几乎出动了能动的所有飞机,轮番对113师阵地狂轰滥炸……

  展开全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8集团军,不但在编,而且是解放军装备最好,战斗力最强的一个军,军部驻保定,担负着拱卫京师的重任,其实就是“御林军”~~~

https://www.cshfcy.com/junshizixun/2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