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军事资讯 2019-11-20 23:23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 > 军事资讯 > 正文

爱新觉罗弘昼:化身宠弟狂魔的弘历之弟

  能在猜忌心非常严重的老爹雍正和阴鸷的哥哥乾隆的眼皮下,独善其身,全身而退的人,世上能有几个?连浸淫官场多年的不倒翁老油条张廷玉只能被雍正重用,而乾隆却不鸟他,晚年不太圆满,连张廷玉精到骨子里的人,都被乾隆排挤,那时候和珅还没出世呢!

  在老爹和兄弟的眼皮下,爱新觉罗弘时,爱新觉罗弘昼,这哥儿俩的未来截然不同,弘时是放荡不羁过了头,惹了三代皇帝的一致厌恶,也算是个人才!康熙给他的评论是不忠不孝,雍正给他的评论是放荡不羁,乾隆干脆利落的给他定论是垃圾。弘时脑子也缺根筋,明明知道雍正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八王爷胤禩,弘时自己非要和落魄的八叔混,可能动了夺位的心思,雍正何许人也,九子夺嫡中,摸爬滚打了几十年,对皇权争夺拥有丰富的手段,弘昼这些小动作能逃过他的法眼,于是雍正帝以雷霆万钧之势灭了弘时集团,并且和弘时断绝父子关系,削除宗籍,赐死弘时。

  无情最是帝王家,三哥弘时的下场让弘昼心惊胆战,因为剩下的继承人选只有自己和四哥弘历了,为了免遭猜忌,于是弘昼用荒唐的行为来证明自己绝无争夺皇位之意!皇家无情,弘昼亲历过上一辈的九子夺嫡和弘时弘历储位之争,哪一件不是血溅三尺,叔叔和哥哥的下场,犹在眼前!自己又没有多大能耐,能保住自己做一个富贵王爷应该是弘昼的最大心愿了!

  在父亲和哥哥锐利的目光下,装蠢扮萌是最好的出路,弘昼利用自己贪财和喜爱丧事的污点来保护自己,于是弘昼不止一次活着的时候给自己办丧礼,还邀请满朝王公大臣来给自己祭吊,弘昼身份贵重,皇子亲王,谁敢不来,而弘昼趁机收下百官带来的厚礼,并且乐此不彼的敛财,文武百官对这个荒唐王爷都没啥好感,这样一来,自然不会有人支持立他为帝,他也就更安全了。

  弘昼活出丧,有板有眼,和尚道士,吹拉弹唱,他坐在供桌上,挑挑拣拣吃贡品。还要家里人哭,谁哭得不好,就罚。

  弘昼还亲自制作自己的冥器,诸如鼎、彝、盘、盂等。对自己的丧事达到了一丝不苟的境界。

  他搞活出丧,还不是搞了一次两次,而是很多次。一旦有什么不开心,或者开心的事,他就搞一把活出丧。还亲自躺到棺材里,感受那种死亡的感觉。

  弘昼应该是自小目睹了叔叔大爷们的惨烈战争,也目睹了两个哥哥的争夺,吓怕了。他想了一个办法:退一步海阔天空。

  这一招还是跟他亲爹学的,雍正早期并不明显要争夺储位,是二阿哥胤礽和八阿哥胤禩打得太厉害,最后两败俱伤,他坐收了渔翁之利。

  他爹开始韬光养晦的办法是在家养花养草,吃斋念经。弘昼没复制他爹的办法,他是走了“荒唐路线”。

  这一招,走得真的很绝,皇帝只能有一个,明显弘历更适合干,并且弘历是自小就被康熙教养在身边,拿他当皇帝培养的,如果自己再不知深浅,非要去争夺,一定没有好下场。

  打个比方就很容易明白,以前天涯很火,很多人到天涯去求助或者分享自己的故事,写到自己容貌的时候,常常是,本人,长相中等偏上。

  可就这个“长相中等偏上”,常常禁不住人民群众检验。一旦作者暴露照片,大部分人给的评价是,长相,中等偏下!语言刻薄的,甚至会攻击,“这也叫中等偏上?这叫丑好不好。”

  由此说明,就一个容貌问题,很多人就不能客观评价自己,都觉得自己美。而自以为的美,在别人眼里,就是丑。

  这个换算到才能上,也一样,一般人不会认为自己无能,都认为自己才比天高。让一个皇子承认自己不行,这个其实很难。再废物的皇子也认为,同是龙子龙孙,凭什么我做不得皇帝?

  其实也不是不行,是相对弘历来说差点罢了。这智慧真让他去当皇帝,也不会太差。

  雍正让弘昼的三哥弘时,三大爷胤祉去抄八王爷的家,弘昼不想去,就在家里活出丧。还编了个借口说是算命的说了,他七天不能出家门,否则有血光之灾,办丧事是冲灾呢。

  果然雍正皇帝给予肯定,说小小年纪就知道明哲保身,比我都强。我在你这个年纪,也是不愿意与人争。

  弘昼没有顺着这话承认,而是说,我跟您不一样,您那是不愿与人争,我是真不行,我没才华,不敢争。

  雍正又很高兴,赞许地看着弘昼。紧接着雍正又对他说,我这有封信,上面都是别人说我的坏话,你要不要看看?

  弘昼马上说,这种信我不看,都是外人瞎说的,没什么意义,我建议您也别太在意。

  这又把坑避过去了,这要是个傻的,赶紧看看,就坏了。说爸爸坏话的信,儿子看了,必然要参与讨论,一讨论话就多,不小心又绕进政治里去了。不看,是坚定地表示了不管谁说你坏话,我是不信的,我也不关心的态度。

  整个《雍正王朝》里,弘昼的戏份也不是很多,但是每次出场,都很精彩。《雍正王朝》虽然也是小说,但是这些故事都比较接近真实的弘昼本人。

  只刚才这一小段对话,就说明弘昼的智商情商都是超高的。装疯卖傻的人,常常是最聪明的人。

  这之后,弘昼的荒唐,就等于得到他爸爸默许了。他以后更肆无忌惮地给自己活出丧,直到乾隆登基,也不干涉他。

  为什么雍正和乾隆都那么宽容地容忍弘昼胡作非为,是因为他们知道这是弘昼的退避之术。他天天吃喝玩乐,斗鸡走狗,总比处心积虑要造反强。他这种作法,顶多费点钱,而造反,却是要见血的。

  权力不要,我就要钱,弘昼每次活出丧,都要很多人去参加葬礼,没人会空着手去,每出丧一次,他就敛财一次。

  皇家无情,能不你死我活,还是不要你死我活,皇帝们也内心渴望一点温情。弘昼看似荒唐,实则精明,他自己很会掌握分寸,总在爸爸和哥哥的容忍线下闹。

  弘昼的一生,活得富贵悠游,想吃什么吃什么,想玩什么就玩什么,还不用担责任。当皇帝那份苦,他一点也不用受。要知道,清朝的皇帝都非常勤政,常常起五更爬半夜地处理政事,工作非常辛苦。

  乾隆喜欢当皇帝,喜欢累并快乐着,那就让他当,弘昼就喜欢闲散悠游,那就闲散悠游。各得其所,兄友弟恭,相亲相爱,兄弟典范。世上还有几个人能有这命运?

  再说弘历和弘昼的文采,说实话,弘历这辈子喜欢写写东西,乱涂鸦,水平还不如弘昼呢!尽管弘昼的作品流传下来的不多,但是就从其知名度比较高的《金樽吟》来看,弘昼的文学水平较高,自己的那个皇帝哥哥的水平比他更菜!弘昼的《金樽吟》为文学家称为清代的名篇,被历史学家称为救命诗。

  “世事无常耽金樽,杯杯台郎醉红尘。人生难得一知己,推杯换盏话古今”。这首诗便是《金樽吟》,表述了自己无意皇权帝位、只想把酒言欢及时行乐的心迹。能搞出这个戏码的难道真的能是一个荒唐的人吗?

  雍正和乾隆这辈子坐拥天下,其实说白了就两个字,钱和权,总结来说,为了这两字,这爷儿俩穷尽一生去追求,虽然最后得到了,但是却付出了很多,而弘昼,生下来就是金枝玉叶,皇家贵胄,权力可以不要,但弘昼还是有点权力,要不然办活出丧,这么多文武大臣前来捧场,不敢不去,这也是权力的魅力,家里妻妾成群,奴仆成群,都要看自己的脸色,这也是权力的魅力,有钱的魅力,弘时完全可以和弘昼一样,得天独厚的享受优厚的资源,但傻瓜就是傻瓜,非要搅破脑汁和弘历拼,拼得过么?弘昼要啥有啥,乐此不疲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https://www.cshfcy.com/junshizixun/4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