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19-12-11 03:1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 > 科技 > 正文

IPO动态 国盾量子“忧患交加”:与关联方存在业

  11月13日,科大国盾量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盾量子”,股票代码:A19017.SH)成功过会,国盾量子将以“量子通信第一股”的身份登录科创板。

  国盾量子是一家从事量子通信技术产业化的企业,在产业链中的角色和定位是量子通信产品和相关技术服务供应商。据其介绍,量子保密通信产品是近年发展起来的高精尖技术产品,主要用于构建量子保密通信骨干网、城域网以及以量子保密通信网络为基础的行业应用。

  不过,在产品稳定性方面,由于技术成熟度和物理结构的原因,国盾量子的产品与传统密码系统相比暂时处于劣势。同时,其产品在大规模商业化应用方面,受安全产品的资质,适应灵活性、应用生态等因素的影响,仍面临困难与障碍。

  上述问题对国盾量子的技术研发、市场拓展提出了考验。根据招股书,其技术源头来自于中科大的量子信息研究团队,不过国盾量子在此后的核心技术及知识产权上与中科大“划清”了界限。

  此外,从招股书中披露的情况来看,国盾量子的市场拓展似乎不太乐观,2019年1-9月,国盾量子的订单金额较上年同期下滑50.19%。公司坦承,2019年度经营业绩可能下滑甚至亏损。

  根据招股书,国盾量子的第一大股东为科大控股,持股比例为18%,其与自然人股东彭承志、程大涛、柳志伟、于晓风、费革胜、冯辉为一致行动人,系国盾量子的实际控制人。

  而科大控股持股21.82%的另一家企业安徽问天量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问天量子”),也是从事量子技术产业化相关业务的公司。问天量子的主营业务包括量子保密通信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以及量子保密通信网络设计、建设,是与国盾量子存在业务竞争的关联方。

  不仅如此,国盾量子与问天量子的技术均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以下简称“中科大”)颇有渊源。

  在国盾量子的问询回复中,公司在2010年向中科大购买了“一次一密加密方式的实时语音量子通信系统”和“用于量子通信的 QPQI-100 型光量子程控开关”两项非专利技术,该两项非专利技术系中科大合肥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研究中心的量子信息研究团队(潘建伟团队)研发,对公司的核心技术起到了源头作用。

  潘建伟院士也自量通有限(国盾量子前身)成立至今一直为公司股东,截至目前,持股比例为11.01%,并授权委托科大控股控制其11.01%的股份表决权。

  另一方面,问天量子是中科大另外一个量子领域研究团队郭光灿院士、韩正甫教授团队科技成果转化的公司。问天量子的股东科大控股是中科大的全资子公司,科大控股曾向问天量子出资技术,包括“一种自平衡等比分束方法及量子真随机码发生装置”、“量子网络寻址方法及量子网络路由器”、“偏振控制编码器”3项发明专利,以及“量子网络寻址方法”1项非专利技术,该等技术均系中科大郭光灿院士团队发明。此外,韩正甫、郭光灿分别持有问天量子11.86%、11%的股份。

  需要注意的是,除上述两项非专利技术外,国盾量子形成的核心技术及知识产权与中科大及潘建伟没有关系。潘建伟除2010年10月前在量通有限任董事长、董事职务外,未在国盾量子处担任过其他职务,未参与公司日常经营管理,也未参与公司技术研发工作。

  问天量子方面,韩正甫担任该公司董事长,郭光灿为其董事。根据问天量子官网,公司的技术支撑团队为中科院量子信息重点实验室,其中就包括郭光灿院士团队。

  两家企业在技术研发拓展的成果上,亦有着不同的成就。比如在量子通信业中,波分复用是一项基础技术。国盾量子、问天量子基于波分复用技术研发了各自的专利。

  根据国盾量子招股书,专利申请号为1.3的“QKD 信道波分复用技术”应用于国盾量子波分复用产品中,属于国际先进的自主创新技术。并基于这项专利开展了“面向复杂信道的量子保密通信装备关键技术攻关及应用研究”,该项研究的主要突破为“高速偏振反馈,量子-经典波分复用,加密路由器,广域网分段路由控制”。

  而在问天量子官网披露的技术中,问天量子的波分复用量子路由方案,是国际唯一的量子波分路由行业方案级专利。该方案解决了量子信息自动寻址的难题,全时全通型量子网络路由技术;方案遵循“边界染色定理”,理论上端口数可无限扩展。

  同样作为量子保密通信企业,在波分复用技术的研发拓展方面,问天量子已取得国际唯一的方案级专利。国盾量子在未来的经营中是否会因此技术受制于问天量子?对此,财经网曾向国盾量子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未予正面回复。

  另外,国盾量子高新技术企业认证的有效期已进入“倒计时”阶段。国盾量子、山东量科、北京国盾、广东国盾曾取得高新技术企业认证,享受15%的所得税税收优惠。但山东量科、北京国盾、广东国盾的高新技术企业认证均于2018年到期,国盾量子的高新技术企业认证也将于2019年到期。

  在技术成就方面未取得明显优势的情况下,国盾量子的业务拓展似乎也遭遇不顺,产品滞销、订单减少,这些都让国盾量子背负上不小的业绩压力。

  根据招股书,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和2019年1-6月,国盾量子向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2.87%、73.59%、80.75%和63.88%。其中神州数码系统集成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州数码”)是国盾量子2016年度、2017年度和2018年度第一大客户,占各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4.21%、21.14%和57.9%,对其明显存在依赖。

  在公司存在大客户依赖的情况下,国盾量子有意加大销售力度,2016-2018年,其销售费用分别为1613.02万元、3011.44万元、3078.79万元;同期公司的销售费用率分别为7.1%、10.62%、11.63%。但始终不及同行业平均水平,同期同行业上市公司的平均销售费用率分别为11.64%、10.99%、12.76%。

  此外,受客户采购的季节性因素影响,国盾量子2018年末的库存商品在2019年1-4月都未实现销售。

  为拓展公司业务,国盾量子在2019年1-6月新增了188.68万元的市场调研费用,占当期销售费用的13.76%。国盾量子表示,这笔费用系公司委托三江量通开展量子教学产品的市场调研以及武合干线延伸网路光纤资源摸底勘测等而发生的服务费用,有利于进一步拓展公司业务。

  不过收效甚微,国盾量子2019年1-6月,库存商品金额为5492.6万元,占存货余额的40.22%,占比仍旧较高。另一方面,公司的订单金额还较往年同期有所下滑。

  根据招股书,2019年1-9月,国盾量子的订单金额为2796.93万元,实现营业收入为2959.59万元,较上年同期订单金额5615.06万元、实现的营业收入4778.9万元,下滑比例分别为50.19%、38.07%。截至2019年9月末,国盾量子在手未完成订单仅为1252.31万元。

  国盾量子表示,公司2019年度经营业绩可能下滑甚至亏损。截至2019年6月末,国盾量子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322.79万元。

  实际上,国盾量子在报告期内的经营活动一直入不敷出。2016-2018年、2019年1-6月,剔除税费返还与政府补助后,国盾量子各期的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6894.28万元、-7795.46万元、-6104.33万元、-4589.8万元。

  在这期间,国盾量子对政府补助存在较大依赖。国盾量子表示,公司所从事的量子通信产业是国家战略新兴产业,受到国家大力支持。报告期内,公司获得了国家和地方政府多项专项资金、科研经费等,促进了公司的技术研发和创新,并提升了公司的经营业绩。经财经网统计,扣除增值税即征即退项目,国盾量子在2016-2018年、2019年1-6月的分别获得23项、38项、42项、27项政府补助。

  不仅如此,报告期各期末,递延收益全部为政府补助,余额分别为2亿元、2.07亿元、2.05亿元和1.8亿元。而国盾量子在报告期内的年平均收入不过为2.58亿元。

  但在政府补助的不断“输血”下,国盾量子产生的实际效益却微不可察。其业绩甚至出现了明显的波动,2016-2018年,国盾量子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27亿元、2.84亿元、2.56亿元,2017年同比上涨了24.88%,2018年则同比下降了6.7%。

  国盾量子的利润震荡幅度则更大,同一时期,国盾量子扣非后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986.41万元、3073.4万元、2300.23万元,2018年同比骤降25.16%。

  盈利能力不稳定,2019年业绩又存在下滑风险,登陆资本市场之后的国盾量子会有好的表现吗?

  IPO动态上能电气二次“赴考”:单一产品依赖达九成以上,沦为“追债专业户”

  华特股份冲刺科创板IPO:数据打架产能成谜高新技术企业认证存疑 ...

  IPO动态财富趋势三冲IPO:实控人母亲借高龄退出却仍任其它公司法人,第二、三大股东是重要客户

  IPO动态宝明科技乱象:劳务派遣员工占比近20%,采购数据遭供应商“打脸”

  快讯首创置业二次出让首创青旅置业(昆山)51%股权 二股东底价6.86亿元摘取

  资本动态  春兴精工陷“内幕交易”泥潭:实控人被采取强制措施,股价闪崩跌停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https://www.cshfcy.com/keji/480.html